微信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,歡迎掃一掃 ▲

手機訪問地址:m.rs66.com

命運當前,世上哪有什么“活該”?

時間:2017-08-10 09:27:13 來自:心靈感悟  閱:
1

憑借《漂洋過海來看你》紅遍華語樂壇的娃娃金智娟,在53歲登上了《中國新歌聲》的舞臺。這首歌的故事街知巷聞,我也專文寫過。

令人訝異的是,娃娃面對不明就里的導師,沒有詮釋成名作,反倒翻唱了新近的歌曲《時間都去哪兒了》。

聲音略緊,氣息急促,全然不是當年鐵肺金嗓的唱將風范。歲月不饒人,情懷猶在,卻換不來哪怕一位導師的按鍵沖鋒。

可我看娃娃一身黑衣,金發挽成髻子高聳在頭頂,滿臉輕松地講述為了家庭放棄事業,等孩子長大又重新撿起音樂,卻有種不知所起的會心。

即便只是別人的一生,可往昔像幻燈片一樣翻過,多少沉重與辛酸都成了輕拿輕放,天然地給人一種事關命運的說服力。

要知道,直到去年,也就是出道第35年,娃娃才奉獻了個人的首次整場演出。但個中曲折,想必早已成云煙。

世事漫隨流水,算來一夢浮生。娃娃大概悟到了。

2

有一個不太好聽的成語,叫馬齒徒增。典出《春秋》三傳之一的《谷梁傳》。

馬的歲數見長,牙齒也會變多,故而觀馬齒就能斷年紀。后來的文人說自己虛擲光陰一無所成,就用馬齒徒增來表達謙遜愧怍的意思。

人們記住這個詞,是因為馬齒的奇特。可我卻分外在意“徒”字。

每個人關于“徒”的理解,本質上是對自己人生基調的總結。

杜荀鶴心中江河奔涌,住在廢棄的寺廟里給朋友寫詩,也是好大的口氣:“男兒仗劍酬恩在,未肯徒然過一生。”而佛法說五蘊皆空,所謂我執,握得越緊越徒然。

說人話就是,你奉若至寶的,別人也許棄如敝屣,你信誓旦旦的,轉眼可能就只剩余音裊裊。滿以為人生盡在掌握,等到回首舊時,往往會發現,天地萬象,你我也不過都是命運的棋子。

3

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堪稱是枝裕和一生推。

近作《比海更深》里,阿部寬繼續演不如人意的兒子,連名字也和《步履不停》里一樣,叫作良多。

良多早年以作家身份出道,此后就陷入沉寂,滿腹牢騷又自命清高,不愿向眼前的茍且屈服,又缺少驚世的才華。

為了生計,良多受雇成為私家偵探,偷拍尾行,威逼利誘,好不容易賺來的錢,瞬間又扔進博彩里。

我和家里領導討論,她說:“其實也沒有辦法,有些人注定就是普通人,能力有限,運氣平平,也不是沒有努力過,但離目標遠了,也會失望甚至放棄。但你能說這些人活該嗎?”

不愧是領導,講話就是有水平。

4

現在網上討論熱門話題,時常會看到剛直耿介的觀點。

講到社會新聞里展現的赤貧生活,會有人歸咎于積貧者自身的局限:“誰讓他從小不好好讀書,不肯上進,別提環境制約,他身邊同等條件的人怎么就過得挺好?”

說起為了逃票而葬身虎口,會有人義正辭嚴地指責:“誰讓他違反規則,沒有安全防范意識還只想著貪小便宜,活該!”

是啊,都對,活該。我也堅持認為,道德感不應該僭越事實和真相。

但我有時候也會想,如果一句“活該”就能論斷人的一生,恐怕也太容易了一點。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與人言無二三,在我們內心蒸騰翻滾的種種欲念,沒有催逼我們做出愚行惡果,未嘗不是僥幸。而命運面前,誰又會有太多的優越感可言。

比起斬釘截鐵的概括和總結,我更關注那些未曾表達的部分:金智娟銷聲匿跡的這些年,陳奕迅沒有實現的建筑人生,楊千嬅如果一輩子做護士會怎樣,良多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或者芥川獎呢?

人生不容假設,但想想這些可能性,對人生的理解會開闊一些:成功和順利不會常駐,高人一等每每是自我欺騙,你我皆凡人,各自有路,各自有命。

生活萬千可能,唯一能確定的,就是再多平地波瀾或者暗流洶涌,都無礙我們堅持奮進。順境不必驕矜,逆境不必氣餒,但行好事,莫問前程。

5

《比海更深》里,良多因為臺風和大雨被困在母親家。閑聊之際,電臺里放起鄧麗君的歌。

樹木希林飾演的母親開腔了:“說到鄧麗君女士,肯定有不少歌迷會舉例,《償還》《愛人》《我只在乎你》等代表作。讓我來選的話,一定會是這一首,就是只有不放棄才能獲得的東西。”

母親說的“這一首”,是《別離的預感》,1987年發行的日文單曲。

歌詞里說:

告訴我啊,我的全部的生活該怎樣繼續。

記著你的話語仍在耳畔,因為我只追隨著你。

比海更深,比天更藍。

我沒有比這樣更深入地愛你的招數了。

面對晦暗復雜的生活和出乎意料的命運,比起發狠咒罵和趾高氣昂,我更欽佩從不放棄的人。因為他們的愛,比海更深。

如果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,請分享給身邊更多的朋友!

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    匿名評論
  • 評論
人參與,條評論
配资骗局